<menuitem id="7b795"><dl id="7b795"></dl></menuitem><cite id="7b795"><span id="7b795"><var id="7b795"></var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7b795"><strike id="7b795"><thead id="7b795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7b795"></var>
<cite id="7b795"></cite>
<var id="7b795"><video id="7b795"><thead id="7b795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7b795"><span id="7b795"><menuitem id="7b795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<menuitem id="7b795"><strike id="7b795"></strike></menuitem>
<cite id="7b795"><video id="7b795"><thead id="7b795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ins id="7b795"></ins>
<var id="7b795"><strike id="7b795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7b795"></cite>
<menuitem id="7b795"></menuitem>
<cite id="7b795"><strike id="7b795"></strike></cite>
首頁 門戶 資訊 詳情
  • 評論
  • 收藏

舞鋼新聞網 2019-11-12 450 10

說中科大被合肥拖累的人,你給我閉嘴

原標題:說中科大被合肥拖累的人,你給我閉嘴

當我們討論一所大學時,我們討論的似乎早已不僅是那座校園。

大學所處的地理位置、學校能帶來的人脈和資源、就業機會等因素,被越來越多的考生和家長精打細算地納入了考核范圍。

其中,地域因素被抬升到了遠遠壓過學校本身的高度。網絡上有個相關的熱議話題: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是否應該遷校?

有人認為,“合肥這座城市交通不便,產業落后,沒法吸引人才,委屈了中科大這所名!。換句話說,如果中科大離開合肥,遷往更一線的大城市,肯定會有更好的發展。

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從北京遷入合肥。/圖蟲創意

畢竟,人才都往大城市跑了——在越來越多人看來,“考上了985大學,要不要去讀”和“考上了非北上廣地區985名校,要不要去讀”,已經完全是兩個不同的問題。

那些身處在非一線城市的大學,難道不該也往大城市里跑?

“我國教育史和科學史的一項重大事件”:

中科大誕生

新中國成立初期,我國科學技術發展方興未艾,后備力量明顯不足。

1958年初,有科學家提出“以中國科學院的科研力量為基礎,采取‘全院辦校,所系結合’的方針,創辦一所新型的社會主義大學”,以此來改變教育體制和科研體制相割裂的狀態,彌補當時尖端科技人才的緊缺。

同年9月20日,我國開啟了這一次在高等教育領域的新嘗試——成立中國科學技術大學。

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校史館。/中科大官網

校如其名,中科大摒棄了當時我國高等教育照搬前蘇聯模式的做法,在系科專業設置上實行理工結合、科學與技術結合,力求填補國內高校在新興科技領域的空白。

在學校設立的13個系41個專業中,諸如核物理、空間技術、計算機技術、無線電電子學、自動化等,都屬于當時科技發展的最前沿領域。

建校第二天,《人民日報》報道了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的成立,將其稱為“我國教育史和科學史的一項重大事件”。

華羅庚在中科大課堂給同學們答疑。/《中國科學報》

中科大校園最早孕育于北京,據當時學校的學生、后來的教授范維澄回憶,當年首屆1600多名中科大新生中的大部分人沒來過北京,同學們都渴望親眼目睹天安門,切實地感受首都北京。

所以,當大家乘車從北京火車站前往學校時,他們會有意識地經過東西長安街。

看到天安門時,學生們會一起鼓掌歡呼,在那樣一種氛圍之下,每個人都滿懷著對尖端科技的憧憬,懷著對未來的希望。

而沿著長安街延長線繼續往西走,便來到了位于玉泉路的中國科學技術大學。

1958年9月,中國科學技術大學首屆學生入學(玉泉路校區)。

建校第二年,中科大就被列為全國16所重點大學之一,成為當時最年輕的全國重點大學。

中科大的前三屆學生中,后來當選為“兩院”院士者有29人,在全國高校同期畢業生中名列第一。

到1960級的學生走出校園時,該校共培養了4710名畢業生,有85%分配在科研部門和高等院校工作(學校當時實行五年學制)。

可到了1966年,1961級學生卻遲遲沒法畢業。在他們離校的關口,“文革”波及到國內各大高校,大學的教學、科研、招生等工作停止。

1963年中科大首屆畢業典禮。/wikipedia

當年11月,《中共中央關于高等學校下放問題的通知》要求位于首都的13所高校,包括中國科學技術大學、北京農業大學,北京地質學院等在內,必須立即遷出北京,以此實現國內高校的分散與下放。

彼時,方才冉冉升起、還未滿10歲的中科大,就這樣迎來了人生中的一次重大轉折。

雪中送炭的合肥,若即若離的中科大

離京是必然,在哪兒著陸隨之成了中科大的一個懸而未決的心病。

為了選地新校址,校方曾到湖北、江西、河南、安徽地考察商談,但好幾次都是以閉門羹收場:

湖北以“沙市已有中科院五七干校,無合適地方容納中科大”為由,婉拒了這一請求;江西明確表示不能接收中科大;河南南陽也提出沒有接收一所大學的能力。

七十年代中后期,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師生正在參加義務勞動。/安徽老圖片館

相比之下,安徽對中科大的到來做出了熱情的回應。遷校相關工作人員先是到了皖南宣城,但由于當地交通不便,不適合建校,一行人又輾轉到了西邊的安慶。

安慶瀕臨長江,有文化底蘊,加上能空出一所中學宿舍作場地,不失為一處安身之地。1969年底,中科大開始了這場浩蕩悲壯的大遷徙。

可搬來安慶還不到一年,起居環境、飲食條件等弊端隨著人數的增多而顯露。窘境之下,合肥為中科大鋪開了一條路。

2019年10月20日,安徽省合肥市,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東校區六十周年校慶主題雕塑。/圖蟲創意

一所大學和一座城市的愛恨糾葛就此展開。

盡管合肥并非中科大的“初戀”,但對待這位來自京城的客人,合肥給予了親人一般的待遇。

為了騰出住的地方,合肥師范學院和銀行干校被遷走;在當年電力不足的情況下,中科大被保障為優先于政府的供電單位;合肥冬天寒冷但不集中供暖,中科大卻有專門開放暖氣的待遇。

作為直屬中科院的高校,中科大由教育部、中科院和安徽共建,接收三者相同比例的經費支持。多年來,安徽一直在為中科大科研發展默默燒錢,其待遇之優在省內找不出第二個。

2018年7月25日,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科研人員正在國家同步輻射實驗室中控室監測HLS-II啟動恒流運行。/圖蟲創意

后來的故事,證明了安徽的真情和努力沒有白費。

1984年,國家同步輻射實驗室在合肥成立,這是我國首個國家實驗室。在全國共僅有的20座國家實驗室中,合肥坐擁了4個。

1998年,教育部決定重點支持國內部分高校創建世界一流大學和高水平大學,中科大位列其中,成為國內最強高校隊伍“C9聯盟”的成員之一,合肥也由此爭取到了寶貴的985高校資源。

中科大的南遷,順理成章地將中科院的種子播在合肥的土地上。20世紀初,中科院合肥分院成立(后整合為中科院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),各類研究所陸續落地,極大地強勁了合肥的科研實力。

國家同步輻射實驗室。/中科大官網

如今,合肥是繼上海之后的第二個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。諸如科大訊飛、人造太陽和量子通信干線中心等孕育于合肥的科技成果,也成功地反哺了當地經濟的發展。

站在今天回憶往昔,當年拒絕了中科大的幾座城市,不知該有多懊悔。

高校林立的湖北,好歹有實力硬氣地回一句“不后悔”,但均僅擁有一所211高校且水平不算突出的河南和江西,在高等教育方面被安徽拉開的差距,可不是一般的大。更別說由此帶來的經濟發展和機遇的差距了。

對不起,城市拒絕背鍋

不過,拒絕中科大還是有一點“好處”的。

至少當所謂的“中科大沒落”、“中科大若不遷出北京會有多強”等話題出現時,湖北、江西和河南不用像安徽那樣背黑鍋。

合肥市,安徽國際金融中心。/圖蟲創意

城市發展與當地高校發展是兩個共生共存的部分,在大多數人看來,實力相當、相輔相成是兩者間最好的狀態。

落后于東邊的江浙滬,也比不過內陸的武漢長沙,合肥在GDP體量、交通發展等方面都難掩尷尬,加上地域情結的催化,“合肥拖累中科大”的伏筆從此被埋下。

比如,中科大在合肥遙遙領先卻很孤單,它沒辦法像清北、復交那樣在交流中獲得足夠的碰撞與多元化。

而論實習就業資源、溝通交流平臺,合肥能提供的機會也遠不及北京上海。

讀大學、找工作,非一線大城市不去的人越來越多。/《北京女子圖鑒》

早在1979年,13所外遷高校有的陸續遷回北京,有的實行外地與北京兩地辦學,中科大也多次申請回京,但都沒有成功。

后來,校方做出過將中科大搬至上海、蘇州的打算,也仍未被這兩地接收。

若非囿于客觀條件,中科大自身一度想離開合肥,前往更大的城市。

對外界的學生和家長來說,大學再好,城市不夠好,足以成為他們打退堂鼓的理由——長久以來,地域被人們當成了考量一所高!爸挡恢档米x”的先決條件。

但一邊被人們感嘆地理位置不夠好使其“太委屈”、“太凄涼”,一邊被敬而遠之的中科大,其實在國內并不孤單。

深居內陸的蘭大、遠在東北的C9高校哈工大等,常常陪中科大穩坐所謂“中國最憋屈大學”的寶座。前者被調侃“流失的人才可以重建成清華北大”,后者則被稱作“考砸了也能進的985老牌名!。

照這么看來,同理可得蘭大在蘭州,哈工大在哈爾濱——倆城市都不夠一線,分數允許的話,這邊不建議您報考哦。

“中國最憋屈大學!/圖蟲創意

關于求學求職,似乎越來越多的人都打著“到大城市才能開眼界、才能接觸更好的資源”的口號,瘋狂地往北上廣深扎堆。

但如果把自己的一切發展全寄托于城市,這樣的眼界也是夠狹窄的。

世界頂級名校哈佛和麻省理工不在紐約或洛杉磯,而坐落于小城市劍橋,耶魯在紐黑文,普林斯頓在新澤西……

類似的很多歐美名校并非依托于大城市,有的甚至還被調侃為“村!,有誰能說那些學校被區位條件拖垮,那里學生的發展因此受局限了?

耶魯大學校園。/圖蟲創意

國內有太多教學質量過硬、科研氛圍濃厚的好大學,其實并不是被地理位置拖累,而是被這一客觀條件下過于單向的人的流動,以及由此帶來的差距和鴻溝埋沒,它們逐漸陷入“好的越好、差的越差”的惡性循環。

“城市還是學!钡臓幾h至今依舊懸而難決,但能夠肯定的是,若天平始終倒向城市那邊,受害者可就不僅是一所兩所高校了。

【歡迎留言討論】

有人說地理位置不好的大學被城市“拖累”,你怎么看?

參考資料:

1.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緣何內遷合肥,王能玉,江淮文史,2010

2.中科大南遷合肥始末,丁兆君,柯資能,陳崇斌,丁毅信,教育史研究

3.地方高校與城市發展關系研究,邵仲巖,黑龍江高教研究,2005

4.大學與城市互動關系研究,中國高等教育學會,中國教育科研參考,2016

5.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建校背景與籌備過程,中科大檔案館

6.中國科學技術大學“文革”沖擊與遷校合肥,中科大檔案館

7.合肥入選全球科研城市五十強高定位建設國家科學中心,合肥晚報,2019

撰稿|里克

編輯|秋褲

排版|阿明

*未標注來源圖片來自網絡

原文首發于《新周刊》旗下公眾號“有間大學”

責任編輯:


論文相似度檢測 http://tg.zjdata.net/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
分享

邀請

下一篇:暫無上一篇:暫無

最新評論(0)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舞鋼新聞網  

© 2015-2020 Powered by 舞鋼新聞網 X1.0

微信掃描

11选5江苏 彩椒炒香肠网| 中国菏泽网| 四国军棋网| 千岛汁鸡球网| 中国摔跤协会官方网站| 麒麟石斑网| 中国证券网博客网| 炸芝麻里脊网| 鸳鸯哺乳网| 凤凰展翅网| 荷包水鱼网| 中国诚通集团网|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| 姜汁拌菠菜网| 百度空间| 烤花揽桂鱼网| 面酱银丝青耗网| 松花网| 长沙考试网| 中国淮海网| 鸳鸯酥盒网| 鹿角菜蛤蚧水鱼汤网| 怀化新闻网| 九游网| 中国象棋大师网| 支付宝| 川味水煮肉片网| 红松鳜鱼网| 浙江文明网| 澳大利亚旅游资讯网| 鲥鱼网| 香蕉冰糖汤网| 核桃鸡汤网| 电子书下载网| 胶东在线| 中国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| 扒燕窝网| 中国台州网| 济南贴吧| 玫瑰露排骨网| 五彩蟹盒网|